<big id="pdvth"></big>

      <progress id="pdvth"></progress>

        <big id="pdvth"><sub id="pdvth"><thead id="pdvth"></thead></sub></big>
        <big id="pdvth"></big>

        <big id="pdvth"></big>
        中文 english
        生物农药您的位置:首页 > 技术支持 > 生物农药

        中国生物农药之父——沈寅初院士

        日期:2013/04/11 浏览:
        2010年3月17日下午2时30分,浙江省人民大会堂灯火通明,全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这里隆重举行。灯光下,数百名科学技术奖获得者身着正装,神情专注;台上,一位满头银发、身材魁梧挺拔的老人正深情地追述着往昔科研岁月,“几十年来,我们研究组老一代大多已经退休,有的甚至已离开人世,新一代已成了团队的主力。此时此刻,我特别想念和他们共处的日子。我们一起上山下乡,一起到工厂和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一起科技攻关,在取得成果和荣誉的时候共享成功的喜悦……”
        这位自称“长期从事生物农药和生物化工科研工作老兵”的古稀老人,正是浙江工业大学名誉校长、“中国生物农药之父”、浙江省“科学技术重大贡献奖”获得者沈寅初院士。
        由于沈寅初的所有科研成果几乎都在浙江产业化,科研事业与浙江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他经常戏称自己是从上海来到浙江的“海龟派”。在沈寅初的心中,他所有成果的取得离不开浙江企业的合作和支持?!耙幌羁蒲谐晒邮笛槭易呦虿祷⒆湮唐?,需要企业家、企业工程技术人员的密切合作。在这个过程中,我只是科研成果转化的一个启动因子?!敝灰腥宋始八某删?,沈寅初总是谦虚地强调这一点。
        每次获奖感受均有不同的沈寅初,这一次感慨尤为良多,他说他发自内心感谢数十年来的政府和领导对他科研事业的无私帮助和支持,更由衷感谢与他曾经并肩作战、至今难以忘怀的同仁们的团结协作——“没有他们,也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div>
        而这一切,还得追溯至30多年前沈寅初历尽千辛万苦寻找发现新的微生物——井冈霉素那一刻说起……
        井冈霉素的问世
        1964年,攻读了2年微生物生化遗传专业研究生课程的沈寅初,来到了刚刚成立不久的上海市农药研究所。对饥饿有着深切体会的沈寅初,从此决意为农业的发展做出努力。
        水稻是我国主要的粮食作物,产量高低直接影响国民经济的发展??伤镜闹匾『Α疚瓶莶∶磕攴⒉∶婊弦谀?,成为我国水稻高产稳产的严重障碍。
        为了寻找到真正无毒害的防治水稻纹枯病的特效农药,沈寅初和几个同事们从此开始了生物农药研究的艰难历程。那年代,化学农药研究方面虽然有了一定的基础,但生物农药研究仍然几乎是一片空白。更何况几十万种微生物菌株存在于全国各地成千上万份土样中,要寻找到那一株有效的微生物,好比大海捞针,让人心力交瘁、望而却步。
        然而,决意为我国农业发展做出点成绩的信念,足以支撑沈寅初等人挑战艰难困苦。为了寻找那一株微生物,他们曾经在原始森林迷路,曾经误闯入两派武斗的恐怖场面,然而,这一切都阻断不了他们行进的决心——他们仍然每天身背水壶和几个有限的馒头,在人烟稀少处行程数十里……
        在经历了上万次的实验失败后,沈寅初等人终于于1971年在井冈山革命区的土壤中发现了一种微生物,它的代谢产物能非常有效防治水稻纹枯病,并经过大面积大田试验,确定此种微生物的代谢产物对水稻无毒无害,对人畜也非常安全,是一种理想的无公害农药。在那革命的年代,沈寅初和同事们为她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井冈霉素”。
        然而,“井冈霉素”的诞生问世,仅仅是她成长的开始。提高生产水平、降低每亩地用药的生产成本,成了研究组新的攻关任务。7年时间,沈寅初为了让他付出多年心血的“孩子”茁壮成长,实现产业化,造福人民,他放弃了出国进修的机会。7年后,井冈霉素生产水平提高上百倍,创造了抗生素行业中单位时间生产量的最高纪录,把每亩地的用药成本降低到0.5元以下,成为当时药效最高、价最廉的农药。
        30多年来,作为生物农药产业的民族骨干品种,井冈霉素经久不衰,年防治面积达2-3亿亩,每年可挽回稻谷损失数十亿公斤以上。至今,井冈霉素仍然是我国防治稻纹枯病的首选药物,我国也成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井冈霉素生产国。
        “我一生比较自豪的是,老百姓吃的米饭几乎都用过我们这个农药。如果想喝这个农药来自杀,肯定死不了?!碧钙鹱约旱恼飧觥按蠛⒆印?,沈寅初仍然对井冈霉素一往情深。
        事实上,自1980年代开始,沈寅初率领团队还同时研究开发了阿维菌素(7501杀虫素)和丙烯腈生物催化生产丙烯酰胺的工艺。阿维菌素也在全国推广应用,是目前有效替代高毒农药的绿色生物农药;丙烯腈生物催化生产丙烯酰胺万吨级生产技术被评为国家重点科技攻关计划重大成果及昊华科技进步一等奖。然而,人们已习惯尊称沈寅初为“井冈霉素之父”。

        济源易网 彩票投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